您好!欢迎来到煤矿安全网!
原创文学
您现在的位置:吉祥棋牌>> 煤矿文化> 原创文学
老家的柿子树
发布人:煤矿安全网    浏览:   发布时间: 2019-09-20   稿件来源:煤矿安全网
      母亲打电话说,家里的柿子熟了,要不要寄些给我。
     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吃过的水柿子。我的老家到处都是柿子树,田间地头、沟沟壑壑都有它的影子。它有着顽强的生命力,不畏严寒、耐旱抗涝,再贫瘠的土地也能蓬蓬勃勃地生长,就像祖祖辈辈生活在老家黄土地上的父老乡亲。虽说柿子树已渐渐被现在的孩子们遗忘,但它却给我的童年增添了无穷乐趣。
      我爷爷种的那棵柿树树身有大人一抱粗,十来米高,树皮粗糙,斑驳突凹,枝桠似铁骨,纵横交错。
每年春末夏初,柿树像老人从梦中醒来一样,枝头长新芽嫩叶,经过几场和风细雨过后,手掌般的树叶,长满枝柯,冠盖满头,浓荫匝地。几天后,地上满下一层细碎的米黄色小花,空中飘中一股股清香,仰望枝叶间,结着豌豆大小的累累青柿。
        夏天,阳光充足,偶尔的倾盆大雨让柿子树枝繁叶茂,小柿子一天天的长大。等到夏末,拳头大的青柿子挂满枝头。重重的柿子把树枝压的不再玉树凌风、风姿卓越,而是东倒西歪。
         深秋时节,金风送爽,瓜果飘香。终于有一天,在我多日盼望中,树上柿子也由青变黄。摘柿子是我最开心的时刻。摘柿子那天,对于我来说,就是一个盛大的节日。父亲和叔叔攀爬在树枝上负责摘柿子,妈妈和婶婶则手执编织袋在树下接柿子。我和堂兄弟负责把柿子上的枝杈去掉,用竹篮倒到车里。待到傍晚,我们两家就开始平均分配劳动成果。这时,父亲和叔叔总是互相谦让,力争把又大又鲜的柿子让给对方。那时候,每个人的心里都暖暖的。
        柿子摘下来的时候,一般都比较涩。母亲把柿子和香蕉放在一起,放到一个蛇皮袋里,四周再用麦秸捂严实。等上两天,柿子涩味已完全消退,待掀开袋子,拿出一个,啃上一口,满嘴香甜,不觉胃口大开,吃了还想再吃。
         我就是在柿子树的陪伴下一天天长大的。后来,我到县城读高中,又到外地读了大学,一晃就是10多年时光。老家已离我越来越远,无数次在梦里,我都会梦见老家,梦见一树柿红如霜的柿子树。
 

上一篇:【我和我的祖国征文】祖国的收获
下一篇:秋天的云